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彬网易音乐博客musiczb

(听歌曲请进音乐文件夹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彬, 青年指挥、抒情男高音, 杭州市民合唱团艺术总监、常任指挥, 浙江歌舞剧院驻团指挥, 浙江省合唱协会理事, 中国合唱协会会员。 自幼习琴,中学起开始接受专业音乐学习,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(现浙江音乐学院)、后入上海音乐学院继续深造,攻读硕士学位。曾随胡逸文、饶余鉴、杨孜孜教授学习声乐多年,后受阎宝林教授教学魅力启蒙改学指挥,随马革顺、曹通一教授学习合唱指挥,随刘志培教授学习乐队(管弦)指挥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复兴国乐的话题 ----来源田艺苗的博客  

2011-05-01 00:27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、到底什么样的音乐才算中国传统音乐?

中国传统音乐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,它不仅指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的古代乐曲,还有民歌,戏曲,乐府歌集,古代文人音乐等等。“中国传统音乐”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中国音乐研究所编写的《民族音乐概论》中,分为五大类:歌曲、歌舞音乐、说唱音乐、戏曲和器乐,但一般是把歌舞音乐并入民歌,于是就变成了四大类:民歌、民族器乐、曲艺(即“说唱”)音乐和戏曲音乐。杜亚雄先生则将中国传统音乐分类为:民间音乐、文人音乐、宗教音乐、宫廷音乐。我更赞同后面这个分类,包含面更宽,而且分出了音乐风格。

但分类不能说明问题,我们知道古代音乐的精髓并不在这些概念中,而是留在一些传说中。像《高山流水》、嵇康弹奏的《广陵散》,还有孔子的“三月不知肉味”。在这些故事里有中国古代音乐的精神。

荀子的《劝学篇》记载了“高山流水”的故事。楚国琴师俞伯牙,琴艺精湛深远,无人能懂,终日独坐深林里弹奏。只有樵夫钟子期听懂了他的琴,他弹一曲《高山》,他感“峨峨兮若泰山”,他弹《流水》,他叹“洋洋兮若江河”。两人成了知音,后子期病亡,伯牙摔碎了他的琴,从此不再弹奏。这个故事留下了“高山流水觅知音”的佳话,音乐将人与人深刻地联系起来,这样的精神交流描绘了古代音乐的神奇与乐人的高洁。《论语述而》中记载,“子在齐问韶,三月不知肉味,曰,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。”《韶》是古代齐国的一种音乐,孔子听闻之后竟然三个月都不想吃肉,这说明韶是一种非常高雅的音乐,意境清远。

嵇康是魏晋南北朝时的名士,竹林七贤之一。他爱弹《广陵散》,《广陵散》是一支古代琴曲,中国十大古曲之一。这支乐曲表现了“聂政刺韩王”的故事。古曲里很少有这样杀气腾腾的音乐,充满了戏剧张力。嵇康生性耿直逍遥,见不得官场黑暗,他辞官到郊区当铁匠。这是一个非常有生命激情的人,喜欢打铁、锻造,熊熊火焰,喜欢广陵散中的桀骜。这样的人最终难逃一死。嵇康最后被司马昭处死,临刑前鼓琴一曲《广陵散》,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不足惜,但他惋惜这支《广陵散》不能再流传了。像嵇康、阮籍这样的艺术家,他们都称得上是行为艺术家了,他们都是中国艺术中道家精神的体现。

我们在这些传说里懂得了许多中国古代音乐的审美尺度。可见,除了民间音乐,还有大量具有深厚哲学根基的文人的音乐。像《梅花三弄》《广陵散》,古琴音乐,姜白石的自度曲等等,这些文人音乐中蕴藏着中国古老艺术的精华。如今,这些美学精神在瞿小松、陈其钢、何训田、郭文景、徐怡等中国当代音乐家的作品中延续。

2、在中国乐器中哪些因素比较重要?

中国乐器有好多种,比如拉弦乐、吹管乐、打击乐等等,非常多。最典型的就是我们平常都会见到的古筝、琵琶、古琴、二胡、竹笛、阮等等。在古代民族乐器是以材质来分类的,分为金石土革孢等等。中国民乐给大家的感觉就是过于轻盈,低音声部缺乏,不够有力,不够有立体感。作曲家何训田也认为,大部分中国乐器本身的独奏性不强,也就是说声音本身的张力不够。不像印度的乐器,本身就有生动的音色。目前大部分中国当代作曲家都在不断地发掘传统乐器的表现力,让它们更符合当代审美。

我们的民族乐器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古老。民族乐器几乎也是一门考古学。特别著名的有湖北出土的2400年前的曾侯乙编钟,在香港回归的时候,编钟曾被用来演奏谭盾的乐曲。编钟有三层,每一层采用不同律制,并且可以随意转调。编钟体现了中国古代律制的发达和音乐事业的辉煌。但这是一种使用最不方便的乐器,因此也便渐渐失传了。

我们小时候都是在一些古老的传说中听说一些古代乐器的。比如像“琴瑟相和”。其中琴就是现在的古琴,而瑟是什么?所谓“琴瑟相和”,说明瑟是与琴是一种相似的乐器。它们都是拨弦乐器,不过瑟的琴弦比琴多,有点像现在的古筝。琴与瑟都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。

还有一个传说,是关于古代美人王昭君的。王昭君擅长弹琵琶,有一回,乐工给她做了一把新琵琶,这把琵琶比平时用的尺寸小了一圈,昭君笑它:“浑不似”,因此,后来这种小琵琶就叫了谐音“火不思”。相比传统琵琶,它的音色更轻盈,音区更高。

还有一种我很喜欢的中国乐器,叫做埙。这也是一种古老的吹管乐器,音色朦胧,带有风与黑夜的气息。据说,项羽身陷“十面埋伏”的时候,四面楚歌的“楚歌”就是用楚国的民间乐器埙来吹奏的。那个声音天生苍凉,马上就吹得军心涣散。

中国乐器还具有审美意义。古代乐器的形相、名字都很美。像我们在《孔雀东南飞》里面读到了,刘兰芝是弹箜篌的,箜篌这个名字太美了,我就很想知道箜篌是什么样的?后来翻找资料,才知这是一种古代的弹拨乐器,有竖箜篌和卧箜篌。其中竖箜篌像是缩小版的竖琴。中国乐器不像西方乐器那么肃穆,它本身就是一件装饰艺术品。像竖箜篌会在琴柱头上雕一个大龙头。涂上鲜艳的漆。这种箜篌现在还有,只是弹的人比较少,这种乐器的曲目也比较少。还有像古琴,很多古琴都有一个非常美的名字,有飞泉,瑞玉,一天秋等等。有了一个名字,好像每一张琴都有了个性和灵魂。在古琴的制作中,制琴师将玉石碾碎,混在漆中,涂在琴板上,因此琴身从不同角度绽放着光辉。还有像古代的琵琶,我们去看古代乐器展,都会看到琵琶上雕着繁复艳丽的图案,非常精美。我们有古诗道: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。可见,在诗中,箫和美人一样,都是风景。

还有一个故事也许大家都熟悉,就是高渐离击筑刺杀秦王的故事。在这里,乐器变成了武器,是真正的武器而不是精神武器。筑这种乐器现在已经失传了,据说这种乐器很像古筝,不同的是古筝的指板是木制的,筑是竹制的。它也不像古筝那样拿来弹拨,而是用一支小竹棒击打琴弦发声的。荆轲在易水告别朋友的时候,高渐离击筑为他送行,筑发出了高亢的音响,伴随着众人的合唱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”。后来荆轲行刺失败,高渐离用灌了铅的筑来袭击秦王,当然,他也失败了。在蒋勋先生的《孤独六讲》中,谈到了“革命孤独”,其中就例举了高渐离刺秦的故事,他说“项羽失败了,屈原失败了,荆轲失败了,可是他们的失败惊天动地。”他认为这样孤独的革命,这样为理想奋斗的失败,是很美的。用乐器来刺杀,就是革命孤独之美的最强烈体现吧。

3、中国现代音乐如何发展中国传统音乐?

如何发展传统音乐,这是中国当代作曲家最为关切的问题。像谭盾、陈其钢、瞿小松、何训田、周龙等等作曲家很早就有了民族意识,他们在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,就已经在探索民族性与现代性的结合了。比如像谭盾,他的道路是很独立很个性化的,在19岁之前他没有接受过传统的音乐教育,但他进入音乐学院之后,大三的时候,就以一首弦乐四重奏《风雅颂》获得了国际作曲奖。这首《风雅颂》,不为呈现古代原貌,而是强调了古代的神秘、遥远和古朴。这和斯特拉文斯基《春之祭》的创作意图一脉相承,直接以东方古老文化冲击现代艺术世界。可见谭盾在学习音乐的最初就意识到了,中国作曲家的根基在于民族性,可以说,他在接受西方体系化音乐教育的同时就在思考自己的个性化道路,因此最快地获得了成功。在这方面瞿小松也是一位代表人物。瞿先生提出,中国音乐家不要被西方的音乐思维干扰。这个说法很绝对,但也是目前对音乐教育盲目西化的警醒。这么多年,瞿先生读《金刚经》《六祖坛经》,并著书立说,几乎成了中国哲学家。他的音乐也一样,从最初的《MONG DONG》,一种山野的粗旷,走向了老庄精神,走向了《寂》《行草》这样安宁的内心世界。中国古代的艺术,讲究线条、留白,讲究隔断,等等,与西方的庞大的立体效果并不相同。如今瞿小松隐居在上海郊区,潜心写他的越来越淡泊静默的音乐。

此外还有何训田教授。何训田是一位跨界艺术家,他以一系列的西藏音乐成名,我们都听过他的《阿姐鼓》。他是一位非常有个性非常睿智的作曲家。我觉得他最好的作品是他的《声音的图案》系列。《图案》中有一种更空灵的语音,提炼了东方精神,何训田在东方音乐中锻造了他自己的语言,这种语言不能确切地指出属于哪一种亚洲文明,但很显然它体现了东方的智慧。

4、外国人如何学中国乐器?

这个基本上和学西方乐器一样,喜欢哪种音色就学哪种吧。有些人喜欢弹拨乐,就学古筝、古琴、阮、琵琶这些;有些人喜欢拉弦乐,学二胡等等。相对来说,像古筝、笛子都比较容易学,二胡和琵琶技巧性强,不是很容易。

我觉得中西乐器其实是相通的。比如西方有拉弦乐器小提琴,中提琴,大提琴,中国也有二胡、中胡、高胡和板胡;西方有弹拨乐器吉他、琉特琴,中国也有琵琶、阮等等。如果一个西方人本来就会乐器,可以选择一种对应的中国乐器,这样学起来比较方便,而且可以更细致地体会其中的差异,这差异也许就是东西方的差异。

我觉得像古琴这样的乐器,是最能体现中国古代哲学精神的。它讲究神韵,而不是音调。学习这种乐器比较容易接近中国古老的文化,不只是学乐器,也是一种个人修为。

5、如今中国如何发展传统乐器教学?

中国的音乐学院设立之初就已经设立了民乐系,专门教授中国传统乐器。像“中国音乐学院”,主要就是为了教民乐而设立的。大部分音乐院校的民乐教学都不仅仅是教乐器,还有民族音乐理论、民族乐队指导,戏曲音乐等等。授课的有学院培养的演奏家,也有特邀的乐团里的民乐演奏家来讲学,授课。

中国的一些流传下来的民族音乐,像我们听过的《二泉印月》《步步高》《雨打芭蕉》,大部分是民间艺人创作,也是民间艺人通过口传心授,一代一代流传下来。像著名的瞎子阿炳,既是二胡家,又是琵琶家,他每天在无锡崇安寺三万昌茶馆那里卖艺,他的演奏名闻遐迩,据说他还会“顶弹琵琶”“背弹琵琶”的演奏绝技。他会拉很多江南丝竹乐曲,像《三六》《行街》《忆连环》,还有他自作的乐曲。后来,中央音乐学院的杨荫浏和曹安和教授,两人带了一台学校里的进口钢丝录音机,跑到阿炳卖艺的地方录音,后来又觉得阿炳的乐器实在没法听,两人又去乐器店借了二胡和琵琶给他用,终于录下了《二泉印月》《寒春风曲》和《听松》,后来又录了阿炳的琵琶曲《大浪淘沙》《龙船》《昭君出塞》和《梅花三弄》。当时“中央音乐学院”为阿炳录音可是登在无锡《晓报》上的大新闻,无锡的父老乡亲们为此奔走相告地庆祝。马思聪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的时候,曾经邀请阿炳到学院去开二胡琵琶独奏音乐会,后来因阿炳年纪大了,卧病不起而作罢。经过一代一代专业音乐家的努力,得以保存下民间流传的纯正的民间音乐。后来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广受欢迎,成为一首中国的世界名曲。

中国古代的音乐,因为没有完善的记谱法,很多乐曲都失传了。古代的乐器教学,也是口传心授,代代相传,没有形成一套统一的科学的教学法。在五四之后,随着西方音乐、钢琴小提琴和五线谱简谱等等传入中国之后,中国的本土音乐家就开始有意识地学习西方的音乐教学法。比如说,参照哈农、车尔尼的钢琴练习曲设计琵琶、二胡练习曲,采用西式的一对一教学,特别像刘天华这样的音乐家,对民乐教学的发展起来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刘天华可以称得上是“民乐改革家”了,他不但作曲,创作了流传至今的《光明行》《空山鸟语》《病中吟》等等著名乐曲,并且改革了民乐教学法,他写了47首二胡练习曲,15首琵琶练习曲,改良了传统的公尺谱,令乐音尽可能精确,保存原貌。刘先生最重要的贡献是对二胡的改革,从选料、制作、定弦等等都重新定度,把二胡这种民间“要饭”的流浪艺人的乐器,提高到一个具有丰富表现力的艺术化的乐器。可以说,是从刘天华开始奠定了民族音乐的教学体系。当然,今天的民乐演奏家,教育家都是在不断地改革、深化民乐演奏技艺。像古筝艺术家李萌,箜篌演奏家崔君芝、竹笛演奏家唐俊乔、唢呐演奏家郭雅志,中阮演奏家刘星、琵琶演奏家章红艳等等,都在不断地开拓民族音乐的表现力。

http://www.soomal.com/doc/00100001829.ht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